送别诗一江水护田田绿两山门排翠绿

原来的:

长长的茅草屋檐扫得干干净净,没有青苔,花草树木都是手工种植的。

一江水护田绿,两座山成排门引绿。

欣赏

这两首诗题在胡印先生家的墙上,其中第一首很有名。 这首诗中的典故非常微妙。 不知道典故内容的读者,并不妨碍他们对诗的主要思想的理解。 然而,这首诗的深意和趣味,需要了解典故的出处,才能更深刻地理解。

前两句赞美杨家大院的宁静。 “茅檐”指的是庭院。 “静”就是清净的意思。 怎样才能写得干净利落呢? 诗人抛弃一切平凡的描写,只用“无青苔”二字,实在是别具一格。 你为什么看到这个? 江南地面潮湿,又是初夏的雨季,比其他季节更有利于苔藓的生长。 而且,苔藓喜欢黑暗,总是生长在僻静的地方,比其他杂草更难清除。 现在院子里,连青苔都没有。 岂不是说一切时时刻刻都是不洁净、不洁净的吗? 在这里,平凡的形象因文字的恰当运用而具有极其丰富的表现力。 “花草树木”是庭院里最引人注目的风景。 由于品种较多,需要分开种植。 这样,“成气”二字既形容了花园的整齐,又强烈地寓意着花木整齐而不单调的美感。

这种静谧的环境令人陶醉,所以当诗人的目光从庭院里的花草树木移到庭院外的山水时,他的思绪会是那么的悠远而优雅,就会生出这样的警句:门前是一条河,一片农田,两座青山。 在诗人眼中,山水对于这位高尚的大师也有友谊。 诗人运用拟人化的手法,将“一水”、“两山”写成了富有人情味、友善的形象。 蜿蜒的河流环绕着绿色的农田,就像母亲用双手保护着自己的孩子。 “护”字和“圆”字显得那么深情。 当门前的青山看到庭院如此整洁,主人又如此爱美时,它们争先恐后地为主人的庭院增添色彩:推门进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色。 诗人用神笔留下了千古名句。

“一水”、“两山”已转化为充满生机和情感的友好形象,流传千古。 但后两句之所以被广泛传诵,主要在于以下两点:一、拟人与描写浑然一体,交融得天衣无缝。 “一水护田”加上“绕”字,可见小溪蜿蜒曲折,包围着绿色的农田。 这不就像母亲用手保护孩子的场景吗? 有了“护”字,脸上的神情就清晰可见。至于“宋青”之前的“派塔”二字,更是神来之笔,不仅描述了山景不仅幽深翠绿, ,而且还不仅仅是愉悦,居然还像是在朝着庭院冲去!这样的描述,给读者一种极其清新生动的美感。同时也说明,那座山并不遥远,就在杨家的面前。院子里,所以显得触手可及。特别动人的是山势奔腾的样子,仿佛刚从远方赶来,兴奋而热情。这些都抓住了风景的特点,把这些描写结合起来拟人化充分,意境和文笔完全像在表达“有朋自远方来”的情景:急得连门都懒得敲了,他闯进院子送来了。两者融合得天衣无缝,相得益彰。 它们奇异而自然,淬炼而无痕,清新而永恒,韵味深远。 2、这两首诗也符合杨德丰的形象。 在第一联中,我们就已经可以看到胡印先生是一位品格高尚、充满生活情趣的人。 只住在“茅檐”上,他不仅“扫”,而且“久扫”(即经常扫),做到“清静无苔”; “花木成境”,不靠别人,而是用自己的双手“扫植”。可见他的安静儒雅,朴实勤奋。这样的一个书生,游走在山水间,当然能比别人更欣赏它们的美丽,感受到“一水”和“两山”的亲密;诗人想象山水有感情,已经与胡印先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。 “先生。 舒胡因之墙”,处处相连,处处受到照顾,由此可见诗人思想的紧密程度。

这首诗对“一水”和“两山”的拟人化,既是根据自然风光的特点,又符合生活的具体内容。 故而精神饱满,浑然不留痕迹。 成为古今中外传诵的名句。

在修辞技巧上,“一水护田围绿,二山铺路带绿”两句也是例证。 诗人运用双句式和拟人手法,将人的情感赋予山水,化静为动,使自然环境显得生机勃勃、宁静幽雅。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